國際交流

圖片

國際繼續工程教育協會通訊:我與國際繼續工程教育協會的三十年

阿爾弗萊德·索爾洛博士

(作者系國際繼續工程教育協會原主席,理事會成員,2016年世界大會主席,就職于葡萄牙波爾圖大學)

  

我有幸于1989年5月在北京參加了國際繼續工程教育協會世界大會。大會期間,國際繼續工程教育協會的成立儀式在友誼賓館舉行。許多機緣巧合促成了我的參與。1988年秋季學期,我還是佛羅里達大學一名富布萊特基金項目的在讀博士,看到了學生期刊《短吻鱷》上的會議通知。當時,我正在參與教育學院一門高等教育管理的研究生課程,學期論文針對葡萄牙繼續教育情況,吸收了已有文獻和一些教授的研究成果,尤其是納維斯·巴爾博扎教授。后來上課時我向授課教授阿爾伯特·史密斯三世先生談到了這次大會,他建議我們共同創作這個論文,6個月后向大會投稿。

記憶很深刻的是,當時沒有公共網絡,郵寄方式卻運轉良好。但是我沒有旅行經費支持參加會議。很巧的是,在佛羅里達大學就讀的另一名葡萄牙留學生,他的父親是葡萄牙駐聯合國參贊。他知道澳門東方基金會有充足的資金贊助中葡合作活動。因此,我申請了旅行資助并獲批。學生參加會議的注冊費很低,我自行承擔了。我于1989年5月15日星期一這天到達了北京。主辦方中國繼續工程教育協會對待參會者熱情好客,安排巴士接送參會人員。巴士載著我們在蜿蜒的雙車道上奔馳,馬路兩邊都是綠地。賓館入住手續和大會注冊流程很簡便快捷。星期三是大會開幕式的大日子。我對大會主題一無所知,參會人員多來自北京或中國其他地方。

但是,這對于我來說是一次重要的體驗,也改變了我的人生。500多名參會代表中一半是中國人,一半是外國人??換方諶撕芏?,熱烈的氣氛具有感染力。我參會后對于參與者的態度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對于工程師和像我這樣的教授來說,繼續工程教育是一個充滿挑戰和價值的主題。

格蘭·馬丁和馬庫·馬庫拉在1989年5月17日簽署國際繼續工程教育協會章程。

第一任主席約翰﹒庫拉斯和第一任秘書長馬庫·馬庫拉充滿熱情地簽署了國際繼續工程教育協會章程,簽署儀式令人印象深刻。

我參加了大會所有環節,并宣讀了我的論文?;嵋槿粘毯芊岣?,一半論文來自中國,還有一半來自世界其他國家。

  

阿爾弗萊德·索爾洛博士與菲律賓圣奧古斯汀大學阿基諾教授在北京參加第四次繼續工程教育世界大會。

通過查閱由張憲宏、任知恕和阮蓮三編輯、中國科學出版社出版的第四次世界大會論文集,我吃驚地發現,當年的一些論文主題仍然是與現實相關的。大會主席是楊浚。大會論文集共兩卷,收錄了來自34個國家的198篇論文,共1144頁。這些論文分為9類28個主題。9個類別分別為:開幕式致辭(2)、繼續工程教育的動機和需求,繼續工程教育中不同組織的角色(大學、企業和行業協會),繼續工程教育的具體目的(電腦的應用、技術轉化和管理;激發創新想法,等等),繼續工程教育的傳授(通過音頻和視頻媒介、衛星、電腦輔助指導等等),繼續工程教育的管理,繼續工程教育政策,繼續工程教育領域的調查和發現,全球繼續工程教育的途徑和未來發展趨勢。出版的所有論文都有同行評論的摘要,格式相似但字體風格不一。要知道當時還沒有微軟的Word和類似的文本軟件。所有文字都有主要作者的照片(黑白)和一段簡介。這些便于參會者找到感興趣的論文作者進行交流。

 

我的論文被收錄在論文集“全球繼續工程教育途徑”部分的第951至956頁。多年后從論文集上認出文森·波佐羅(1998年托里諾舉辦的世界大會組織者)、吉爾伯特·弗雷德(2001年我參選國際協會主席時的競爭對手)、約翰·勞里曼和雷澤·勒納(后來的國際協會理事會成員)、約翰·庫拉斯(國際協會第一任主席)、茱莉亞諾·奧古斯?。ㄅ分薰こ探逃ㄒ等現ぬ逑蕩詞既耍?、阿蘭·諾克斯(成人教育協會著作作者)、克萊門特·伊伯特(國際協會理事會成員)、加布里埃爾·佩塞羅(墨西哥國立自治大學,后來成為國際協會成員)和陳邦風(我的朋友和赴芬蘭伊瓦洛參加第5次世界大會的室友),這于我而言是一件很有趣的事。這些美好的回憶說明繼續工程教育不僅促進了我專業能力的發展,還為我帶來永恒的友誼。

我參加了5月18日(星期四)的社會文化活動。在參觀頤和園和天壇的文化活動中,我有機會結識了唐·施拉姆和格蘭·馬丁。參觀頤和園時,格蘭送給我一只西圖集團的鋼筆(同時也是教棒),我使用了很多年。唐·施拉姆當時已經參與了災難管理研究,他到波爾圖大學拜訪我時,推動了大會上提到的一個碩士研究生項目合作事宜。我還有幸為陳邦風寫的關于三峽大壩建設的繼續工程教育著作撰寫了序言。這次世界大會收到了來自世界許多國家的征文。與其他教授、工程師和研究人員的交流互動促使我積極走進這個新領域。我珍藏著這些回憶,關于創新變革的精神和中國人民的熱情好客以及遇到的令我欽佩的人士,如約翰·庫拉斯和馬庫·馬庫拉。這次大會改變了我的人生,此后,我將我的個人生活以及職業生涯的很大一部分都奉獻給了繼續工程教育領域。我為參加1989年的盛事并見證了章程簽署儀式而自豪。我期待國際協會下一個30周年。